凱風網首頁
文化悅讀
知道執子之手的故事之后 你還會與子偕老嗎
來源:追學網    作者:
時間:2019年09月25日 10:36

  假如得用一段話來形容男人女人間堅貞不渝的感情,堅信很多人都會挑選“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句古詩詞,也許你以前就信誓旦旦地對別人說過。

 

  可是,這句古詩真的是表達男女之情的嗎?我們不妨看看它的出處,這句古詩出自先秦詩歌的《擊鼓》,全文如下: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為了更好懂,我們把它翻譯成白話文:

  隆隆的擊鼓聲中,士兵們在奮力操練。戰爭開始了,有的士兵留下來建筑工事,而我要去南方執行任務。

  跟隨孫子仲,平定了陳、宋兩國。經過家門卻不能回家,難免憂心忡忡。

  人都去了哪里?馬跑失在哪里?到哪里去尋找它?我在山間林之間徘徊。

  戰爭殘酷,生死難料,戰友啊,我們曾經拉著手說,一起戰斗,一起好好地活著,一起老去。

  唉,可是很久了,我們未曾相見。唉,可是太遙遠了,我們的誓言能否履行。

  這是古時戰爭年代里,兩個士兵間的故事,他們在刀光劍影的戰場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他們手握著手一起鼓勵,一起加油,相信彼此能活著走向勝利的終點,然后一起幸福地老去。所以,這句話的原意是和愛情無關的,我們現在用它來比喻忠貞不渝的愛情是斷章取義,脫離了原場景,但是這句話確實能獨立地承擔戀人間白頭偕老的美好愿望,因此,也就沒人能阻止它從殘酷的戰場到浪漫情場的華麗轉身,以至于人們這樣的運用,你難以說之不對,不過若對它的出處追根究底,難免有點尷尬。

  在古詩詞的引用中,類似的尷尬不在少數,譬如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原本說的是兄弟之情,現在特指男女之情,要是現在兩個同性之間來這么一句,反而不倫不類了,此句出自  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序跋中說得很清楚,是作者醉后之作,同時抒發了對弟弟的思念之情,子由是作者蘇軾的弟弟  蘇轍,蘇軾兄弟與父親  蘇洵并稱三蘇,三人都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此詩中最后兩句說的親情,而非愛情。

  很多古詩看是寫的男女之情,夫妻之愛,其實只是一種借喻,如朱慶馀的《近試上張水部》: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此詩寫的是朱慶馀在科舉應試前,寫給水部員外郎大詩人張籍試探行情的詩,此前朱慶馀已呈給張籍許多自己的詩作,他非常想知道張籍對自己詩作水平的看法,于是又呈上這首詩,張籍看了這首詩后,馬上回贈朱慶馀一詩:

    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

    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

  很顯然,張籍是非常欣賞朱慶馀的,由于張籍的推薦,朱慶馀在考試中脫穎而出。

  小時候讀朱慶馀這首詩時,以為是新婚的女子見公婆時,經過精心打扮后征求丈夫的意見。

  除此外,在官場的爭斗中,也有人以男女之情作詩來表達自己的立場,如張籍的《節婦吟·寄東平李司空師道》:

   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

    感君纏綿意,系在紅羅襦。

    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

    還君明珠雙淚垂,何不相逢未嫁時。

  乍看之下,以為寫的是婚外戀,其余不然,這是作者用來拒絕李師道的表明立揚的一首言志詩。李師道是當時藩鎮之一的平盧淄青節度使,當時盛行藩鎮割據,藩鎮之主用各種手段來勾結、拉攏文人和中央官吏,張籍主張統一、反對藩鎮割據,這首詩便是一首為拒絕李師道的收買而寫的名作。

  唐代大詩人元稹寫過一首《離思·其四》: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這是元稹為悼亡妻韋叢而作的,現在很多人喜歡引用頭兩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來表達對戀人的不能忘懷或是不可替代,用悼亡人之句來抒發對生者的依戀,再深情也覺得有點不妥。

  與此相反,古詩中本是用來表達愛情的詩句,現在人卻棄之本意而言其他,李商隱有首《相見時難別亦難》: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曉鏡但愁云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這是一首地地道道的愛情詩,李商隱十五六歲時即被家人送往玉陽山靈都觀學道,在此與少女宋華陽相識相戀,但這種感情是不能為外人知道的,因此只能以詩表達心意,這首詩便是其中之一。

  在我最初的印象里,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是用來形容老師的辛苦的,后來也沒見有人用它來表達愛情,都是用它來比喻無私奉獻的精神。

  現在對古詩的引用有許多超出了原意,但這些引又早被人認可,大有英雄不問出處之意,這或許就是漢語言的博大精深之處。

(責任編輯:黃亦)
友情鏈接:
中國反邪教網 凱風網 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 北疆風韻 正風網 汾河網 大美黑龍江 海尚網 贛韻網 凱風河南網 黔風網 桂風網 洞庭云帆網 魅力成都 人間正道網 京都之聲 正道青城 錢江潮 呼和浩特新聞網 中國新聞網 中國青年網 更多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蒙ICP備160054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