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風網首頁
民族風韻
【原創】用鄉愁浸泡過的詩歌
來源:塞北風    作者:尚靜波
時間:2019年09月26日 09:54

  我常有這樣的感覺:一個人,無論雅俗,若能在自己的生活里結識一個(或幾個)詩人,而這詩人又視你為友,愿意和你來往交流是一件值得珍惜的愜意的雅事。因為,我所認識的詩人朋友大都是能詩意我的生活,從而讓我的生活充滿情趣和快樂的人,譬如這個拿了一迭詩稿要出詩集,并要我為之寫序的詩人—王發賓。

  我認識王發賓應該不是偶然之事,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是長時間在作協做協會工作,又編輯著本地僅有的文學刊物,那么,和一直摯愛詩歌并創作風頭正勁的詩人王發賓相識顯然就成了大概率的事情,或者說,我們的相識是注定了的。認識了,且熟絡了,我便稱他為發賓,因為這樣去了姓氏的稱呼是透著些親近的。 

  其實,說到底我和王發賓的相識是緣于詩,交往也是緣于詩的—他的詩,他的那些長長短短發表了或者沒有發表的詩作。我回憶,我和發賓交往這么多年,往來長談或短話已不計其數,似乎唯一的話題就是詩歌。他每次和我相見,是很少談論別的什么的,總是會拿出一沓已經打印好的詩稿或是拿出那部蓄了他許多詩歌的手機讓我看,他會講創作這些詩的靈感是怎們來的,他又為什么選擇了這樣的詩句來表達,從這些交談中,我會強烈地感受到他作為一個詩人的興奮,體會到他創作的沖動以及索詞得句的那種喜悅。當然,他有時也會有寫作受阻,自覺詞不達意的沮喪和懊惱……那時候,他便真性情畢露,率真地去激動,去痛苦,這便讓我覺得他是肯為詩歌去做一切的。 

  我是讀過發賓許多詩的—那些發表了的或是還沒發表的,憑我多年在文壇廝守的心得和做編輯工作的經驗,我早已覺得發賓是一個可以寫出來—在詩歌創作上取得成功的人。他的許多詩厚重而接地氣,散發著濃郁的泥土氣息,會讓人想到犁鏵翻開的田垅或是棚圈里臥地反芻的老牛;他的詩又那么蘊含著力量和意志,讓人聯想到戰旗飄揚的火熱軍營以及那呼喊著隊列口令的出操和行軍;同樣,他的詩又那么遼遠和寬闊,讓人想到草原下安詳的羊群和炊煙升起的蒙古包,當然也想到年邁了的額吉熬的那一碗熱氣騰騰的奶茶…… 

  我說這些并不是妄說,我讀過他已出版的詩集《戰士的心在燃燒》,更在我們刊物上編發過許多他的詩作,所以,我敢說,我懂發賓,也懂他的詩。發賓很有些獨特,他不象許多詩人那樣外向,那樣善言辭;在社交場合甚至顯得有些呆板;但我知道,他總在思索,將許多東西放在思想的餅鐺上,反復地翻烤,直至成熟。他的創作從不跟風,只寫自己認為值得去寫的東西,并努力地使用自己喜歡并熟悉的語言表達方式。從這點上看,發賓的詩歌創作是已然有了自己的追求并形成了自己的風格的,這是件好事,因為,這意味著他的詩歌創作的某種成熟。 

  發賓寫《藍色的庫庫和屯》應該是有較長時間準備的,在完成這部詩稿之前,他就寫過一些關于“青城”也即“庫庫和屯”的詩作,那些詩作反響很好,有人說,這或許成為他寫作詩集《藍色的庫庫和屯》的誘因和動力。但依我對發賓的了解,作為一個詩人,寫作一本詩集去謳歌和紀念這一方生養他的熱土是一件注定了的很值得去做的事情;只要寫詩,他是一定會去做的。 

  大家都知道,“庫庫和屯”—“呼和浩特”(蒙古語謂“青城”)是一座被歷史銘記的,寫入厚重典籍的塞外歷史文化名城,它的獨有的地域和民族風情以及在過往歷史中發生于此那些令人無法忘卻且充滿想象的舊事,不僅只是過眼云煙般使紙頁發黃,而是時至今日仍以一首詩、一本書、一支曲、一出戲……,撩撥著人們的心弦。應該說,這座不僅被文字記錄又被人們口耳相傳的塞外名城是許多人成就了它。同時,它也成就了許多人,譬如詩人王發賓。 

  我是個對呼和浩特歷史文化有著極濃厚興趣的人,讀過許多文人墨客(其中不乏名家)所寫的關于它的詩文,我甚至還編輯過一本名為《青城詩文百家》的厚厚的圖書,但完全以詩歌這一文學體裁完成對一座城市數百年歷史文化的縮寫描摹,完成字字句句都浸潤著情感和心血的歌吟,這則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次,而發賓也就因此成為第一人。我還記得,兩年前,發賓和我談及創作這本詩集的構想時的情景,他說得很平靜。但我聽了卻有些興奮和激動,作為一個幾十年的老編輯,我意識到這構想的價值和完成它后將產生的能讓人耳目一新的閱讀效應。我立馬告訴他,這構想很好,千萬別輕忽了這創意,一定要堅持做下來。他像戰士出征時宣誓一樣地允諾了。他沒有失言,如今他把一本用A4紙打印出來的詩稿擺放在我的面前,半晌無語,墨香輕輕散開,沁人心脾…… 

  發賓的詩集《藍色的庫庫和屯》共收錄了長短不一的詩歌二百多首,從內容上說,或者從編輯順序上說,基本上是由古至今順延編寫成的。這其實是有好處的,這樣的編排宛如將一株大樹枝干做了一個橫切之面,其年輪便清晰可見。說白了,他也正是力圖用這樣容易被人理解接受的方式完整的展示“庫庫和屯”的誕生和成長,展示那些蘊含在每一首小詩中的城市滄桑往事和歷史變遷…… 

  閱讀發賓的詩稿,我驚訝地發現印象中的北方漢子內心深處那么敏感那么細膩的柔軟情愫。在他的詩集里不只是把重要歷史時期,重大歷史事件,簡單直白,史料式的闡釋,而是將它們分解成人們熱愛的事物,那些事物是有溫度的甚至是可以呼吸的,這樣我們就透過整部詩集看到城市的骨骼,血脈,肌肉,豐滿而具有生命的張力。 

  不用懷疑,發賓太熱愛這座曾叫“庫庫和屯”的城市了,他在這里出生,長大,并在這里娶妻生子,他在這里讀書,當兵,工作,也在這里寫詩。我曾在讀他的詩后,多次感嘆:他的詩有濃郁的土默川氣息。如果把他的詩作為一次文學大餐來品味,那么我們從他的詩里就可以品出爬山調的本土的芬芳韻味,也品得出蒙古民族民歌直抵心扉的穿透力,我不想在這里舉例,因為我認為這樣會破壞了讀者閱讀而有所獲的快樂,就象我們提前告訴一個興致盎然的足球迷比賽結果一樣,這不是一件討喜的事情,何況對作品之評價是見仁見智之事。發賓對自己這本詩集是傾注了大量心血的,如同每一個熱愛自己孩子的母親一般,發賓對詩歌的摯愛和追求都化作堅持不懈地默默勞作,每一個詞,每一句詩,每一個意境,他都反復地斟酌推敲,直到找到最滿意的表達。我知道,他在編輯這部詩集的時候,曾不止一次地增刪和修改內容,以保證讀者閱讀印象的順暢和完整。我知道,這部詩集中的許多詩的題目,他都是一改再改的;有時,每改一次他都打電話征詢我的意見,乃至讓我都覺得他如此毫不吝嗇惜地投入情感和精力是會生出創作的疲憊和焦躁的;但他沒有,他是那么精力旺盛地投入他詩稿的修訂中,毫不松懈,直到敲定最后一個句點。 

  發賓是個很有想法的人,這很體現本人對這部詩集裝幀設計的個人要求和建議上,考慮詩集的內容和他對草原古城家鄉的熱愛,他對設計者提出藍天、白云、草原及古城等設計元素,這都很得設計者認可。在整個封面及內文版式設計,他甚至連頁碼處那小小的裝飾圖案都考慮到了,這讓我們看到了他詩集中那“頁碼標注處”與眾不同的“馬頭琴”和“套馬桿”,不知為什么,我先前并未在意這類細小之處。但聽他講完之后,我 頭腦中的想象力和感知力就被他調動起來,—那兩個小圖案會讓我覺得這詩集所代表的就象一個原生態的歌者對故鄉的歌唱,每一頁都是,滿滿的鄉情和鄉愁…… 

  我當然不能準確地說出這本書出版發行之后會發生些什么,但我有一種預感,我預感到這本書會得到這座藍色城市的珍愛---這是一個孩子獻給母親的親吻,母親會因之而激動,她會伸出雙臂擁抱她自己的孩子——這個叫王發賓的詩人,并把這本詩集珍藏在城市的文學寶庫中。 

  我還預感:一定會有很多像我一樣喜歡詩歌的人,會喜歡這部詩集,這部叫《藍色的庫庫和屯》的詩集,以及他的作者—王發賓。 

(責任編輯:張楠)
友情鏈接:
中國反邪教網 凱風網 呼和浩特反邪教微博 北疆風韻 正風網 汾河網 大美黑龍江 海尚網 贛韻網 凱風河南網 黔風網 桂風網 洞庭云帆網 魅力成都 人間正道網 京都之聲 正道青城 錢江潮 呼和浩特新聞網 中國新聞網 中國青年網 更多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蒙ICP備160054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助手